2014年07月06日

美人梳妝,雅韻步搖

0370.jpg
雲鬢花顏金步搖;芙蓉帳暖度春宵。春宵苦短日高起;從此君王不早朝。

——白居易

折一支桃紅柳綠,搖一柄工筆仕女的團扇,移步小橋流水,醉臥文軒書苑,憶起那些輕羅小扇撲流螢的青衣紅顏,一個小小的發簪或者排梳,就可以收斂起長髮的嫵媚,訴說著古典的端莊與優雅。時值楊柳依依的初春,各式的華衣靚服紛紛亮相,隨意搭配一個精心梳理的雪纖瘦投訴髮髻,立顯了大唐仕女的風姿綽約,南北宋宮廷貴婦的婀娜妖嬈……美麗,一旦被精美的發釵巧妙點綴,仿佛嫋嫋一曲大漢霓裳的“雲之舞”中,一顰一笑,一舉手一投足,無不揮灑著攝魂奪魄的雍容與高貴。

穿越文字裏那一簾霧鎖的遠山,讓我們輕輕、輕輕拉開歷史的帷幔,嗅尋那些遠去的雲鬢花顏,無論是閉月羞花、沉魚落雁的古代美女,還是沉湎於白蛇、嫦娥等一個個優美的傳說,感動每一個美麗的故事背後,內心蟄伏的釵簪情節,時時都溫潤有“欲說還休夢已闌”的情愫。那些或金、或銀、或珍珠、或瑪瑙斜插發間的步搖,典雅的走過了漫漫紅塵,穿越了時光隧道,不僅搖醒了浩瀚的歷史星空,也搖出了歲月年輪的旖旎萬千……

生活在當下的男男女女們,千萬莫要錯誤的理解發釵只是女兒的飾品,男人用釵的歷史是略早於女人的。追溯古代男兒頭上的發式,無不與釵簪有著血濃於水的淵源。古代的男兒過了二十,女子滿了十五,父母便要為他們舉行成年的儀式,以示他們到了可以談婚論嫁的年齡。其中男性為冠禮,《禮記》說“夫禮,始於冠”,又說“男子二十,冠而字”。

拽一縷月老幽幽的月光,與美麗對坐,與婉約對酌,對話那些氣宇軒昂的古代男人,他們一定會驕傲的告訴你,男人一旦將發束之高閣,垂落下弁冠的佩帶,便意味著從此將要接受諸多社會規範,成為溫恭賢良的君子,躋身詩禮簪纓一族。成年禮是人生四大儀禮之一,因此古人對禮儀中的Laser脫毛冠、簪,情有獨鐘,在古人的眼裏,發膚皆源於父母所授,自然對頭頂三千青絲十分珍愛,幼時便懷有一種恭敬虔誠的敬意。

男子所帶弁冠,無一不是用寓意吉祥的簪與纓帶來固定,《左傳.哀公十五年》裏記載孔子的大弟子子路至死都要捍衛君子不免冠的尊嚴:“以戈擊之,斷纓。子路曰:‘君子死,冠不免。’結纓而死。”足見男子對簪的偏愛非同一般。

在後世,雖然“冠”漸漸淡出了禮儀形式與日常生活,但冠象徵尊嚴的意義卻由“簪”一直延續下來。三百多年前,中國男子用簪的歷史在大清懦弱的血淚中戛然而止,以人為鏡可以正衣冠的男人“華夏衣冠”也因此淡遠,終淪為子孫後人追憶的一抹天青色。

美麗的步搖,精巧的簪,攝心奪魄的光環裏隱喻著一種情調,一種味道,一種厚重,一種深沉。與男子的冠禮相對,女子的成年禮叫笄禮。早期,發簪被稱作“笄”,《說文解字》釋:“笄,簪也。”年滿十五的女孩子,便可挽髻插簪了。

如果是已經定親的女子,還要在髮髻上纏縛一根五彩纓線,表示已是待嫁,從此以後,她要隱藏自己小女子的天性,言行舉止要穩重檢點,深居閨房或繡樓,不得與外界接觸,恪守如同已嫁的女性一樣的婦道。髮髻上的纓線一直要到洞房花燭夜,方能由她的丈夫親自解下,宣示婚後對丈夫的美白精華尊重與依從。

發釵,由步搖、發簪一路演繹下來,風風雨雨幾千年,釵首,高挑的是人格魅力,釵尾,鉤掛著風花雪月。玲瓏小巧的發釵,囈語呢喃的告誡著人們做人做事的中規中矩;釵柄的攀龍附鳳,又寄予美好生活的如意吉祥。釵的種類繁多,釵首綴鳳凰的稱鳳釵,鑲嵌珍珠的稱珠釵,鑲嵌玉石的稱玉釵,在釵首裝飾有鸞鳥的為鸞釵,也為歷代女性所崇尚。釵首雕鑿蟠龍之形的謂稱蟠龍釵……瞧瞧,人們對釵真可謂匠心獨運,玲琅滿目又門類齊全。

五光十色的發釵,從歷史源頭走來,一路演繹了人類起起落落,存亡與興衰。砌下梨花一堆雪,明年誰此憑欄杆?

也許對釵發自肺腑的喜愛,也許對釵過於迷戀,常常會走進電視劇看那些影視明星們的梳妝,在古典發簪的現代演繹裏,細細品味著發釵獨有的魅力。在《花樣年華》裏不斷更換各式旗袍的張曼玉,隨意挽起的烏黑雲鬢,華光流轉,香豔至極。這種香豔沒有奢靡腐爛的氣息,也沒有驕矜做作的姿態,流淌的是骨子裏高貴人格的繁華。

《大明宮詞》中的太平公主,雲鬢高挽,風華絕代而又高雅。她的頭飾一方面透露著宮闈中的奢靡、綺麗和豪華,另一方面又演繹了一個唯美女人所有的風韻和氣度,包括她的智慧,她的敏銳,她的愛。尤其是那高挽的雲鬢,愈加迷離地凸現和昇華著這種氣度和風韻,唯美的發式,精緻的發釵,攝入眸子的一刻就讓人神魂顛倒、歎為觀止。

當你走在大街上或者坐在office裏,常常都會看到有女生用漂亮的發簪挽起各種各樣的髮髻,為流行的復古風平添了一大元素。而挽起髮髻的點睛之筆就是那光彩奪目的釵與簪。

宋代就有黃庭堅讚譽釵道“仙風道骨今誰有,淡掃蛾眉簪一枝”,古往今來,發簪一直演繹著女性飾品中的婉約風情。古時的發簪常常是用金、銀等貴金屬打制而成,如“金桃花頂簪”,“金梅花寶頂簪”等等,高貴中折射著奢華,普通百姓只能望洋興嘆、是望塵莫及的。

而現在市面上的發簪就隨意得多了,取材上有桃木的、珊瑚的、牛骨的,合金的等等;款式也從原來的“一枝獨秀”到推陳出新的皇冠狀等各種樣式。

最受歡迎的要數合金鑲水鑽或水晶系列。釵針質地堅硬而可塑性良好,簪尾沿襲古老文化的璀璨設計。花團錦簇詮釋的是端莊,單個的花體演繹的是典雅,綴著吊飾的則詮釋著花樣年華的俏皮與可愛。

現代頭簪展示了古典與時尚的時空交融,在浪漫華美間演繹著公主般的純情和恬靜。相信每一個女子面對合金鍍銀鑲嵌奧地利施華洛世奇(Swarovski)水晶鑽的發簪都會愛不釋手,情有獨鐘。

如果說,天上的雲彩也有故鄉,那一定隱匿在女子的髮髻深處。長髮飄逸是流淌的雲,雲鬢高挽是舒卷的雲,秀發輕綰是奔騰的雲……別樣的一支發簪,將古代的桃紅柳綠秀在了女子峨眉淡掃的雲鬢之上,形成了一道流動的風景線,發間流淌著的,是唯美,是浪漫,而高高挽起的,是典雅,是端莊,是風花雪月旖旎的春光。

對五光十色發飾下嫵媚女子及幸福平和的生活寄予了美好的期望。用一朵煙火,流連往返於畫眉撲粉的梳粧檯前,流覽各式各樣又熠熠生輝的不同發飾,恨不能將骨子裏的嫵媚,散落成回眸一笑的暖意,任它時光裏遊走,歲月裏妖嬈,當心領神會的那一刻,是荀子所說的“萬物之美可以養樂”,是“令無數王孫盡折腰;你亦曾有過撩撥心弦的年少癡纏”。

人生,註定是一段荊棘漫生的逆旅,芸芸眾生裏錯身而過的人何止千萬?愛河的鵲橋上始終人聲沸鼎,摩肩擦踵,唯獨萬千人中你只能選擇一人情定終生、執手相牽。原以為只要結發便會相守白頭,只是苦了那些花樣百出、推陳出新的發簪,一直沒能牢牢束縛住堅貞而又神聖的愛情,披風戴月的俏首弄姿在女子的發間,吟一首李白的長相思,唱一曲蘇軾的空悲歎,說一段《老來難》的京韻大鼓,彈一支吳儂軟語《玉蜻蜓》的蘇州評彈……歲月悠悠,月圓了又缺,缺了又圓,耗盡了人世間多少癡兒女的癡癡纏綿,餘留下一首首催人淚下的恩恩怨怨。

透過歷史煙雲,細細品鑒那些走過風風雨雨的步搖,看美人紅妝,步搖著人生的琉璃歲月,濃縮了五千年中華文化的璀璨。典雅的步搖,長煙落日孤城閉的發簪,是華美的飾件,還是金陵十二釵溫婉如訴的“枉凝眉”再現?是不愛江山愛美人的一粒殷紅朱砂,還是“徐妃半面妝”陰陽人生的故事重演?

對鏡梳妝,反復端詳斜插發間一枚枚古簪,美麗、張揚、詩意十足,總會啟迪人性的靈感和美好的遐思,賦予美麗女子的小資情調與浪漫。琉璃的釵,璀璨的簪,昳麗了舊時光的風風雨雨,琉璃出當今時尚的色彩斑斕,無論你愛與不愛,喜歡與不喜歡,它都會在你的眼中,搖曳在你的身邊,匯成大街小巷一道流動的風景……

看美人梳妝,喜愛那一支烏雲青絲間珠翠搖曳的步搖,一簪一釵,既豐盈了人生歲月的同時,也點綴著女子的嫵媚與風姿。

纖纖玉指芙蓉面,弄月釵在手,梳妝香滿衣。
posted by bardnichole at 18:24| Comment(0) | 日記 | 更新情報をチェックする

2014年05月23日

遠山近水皆是景



拽著仲春將去的裙擺,我在寧靜中倔強的喃喃自語:露荷戲蛙送伊去,漸看楊柳飛花絮。走過季節拐角處,靜聽青葉訴心事。滿城霓虹目不染,偏擇靜謐守清閒。遠離塵囂,獨處寧靜裏,聽得見自己的心跳,揣得到自己的脈動。一人、一屏靜守對坐,一滑鼠、一鍵盤與文字作伴,一杯水和一首樂曲,讓心情在寧靜中飛揚;讓靈魂在清默裏淨化;把情緒交給音樂跳躍成曲,化繭為蝶在絲竹管樂裏翩然翻飛。

凝望初夏的笑靨,我唯有被葳蕤蒼勁的碧翠而感動;即便文字可以凝煉美麗,我卻獨不信你翠衫飄逸的韻角有誰可以寫盡?清幽曠遠的深邃有誰可以描摹?是誰那翠衣紅衫的嫣然,將我安置在靜默裏尋覓朝霞夕輝的融融繾綣、懷想青山碧水的靈秀綺麗、坐看雲卷雲舒的悠然飄逸?

是誰讓我淡陌紅塵、看流水東去、摒棄繁雜瑣事,將一顆素心皈依自然、宿於蓮荷之洲,聽風低吟,聞蟬酣唱。沐一身缺月清輝渡荷塘,菡萏鬱香浸心房。放目微風起處,碧圓自搖,露荷輕顫,抖落多少紅塵中只拿得起的思情、卻放不下的別緒?

泛一葉扁舟於荷田深處,娉婷荷蕾搖曳,幽幽清香怡人;蛙鳴蟲唱,蟋蟀呢喃,幾多喁喁心聲於自然協奏中婉約成曲,在月夜的曠遠裏彌漫,彌漫··夜朦朧,月朦朧,在荷之洲側耳聽。簫管陣陣、笛聲悠悠,翹首眺望水中央:“何人月下臨風處,起一聲羌笛?”;倜儻風流素羅袍、錦綸方巾一摺扇,乘風簫音翩翩來,附輝笛歌姍姍遲——你,可是乘著唐風宋韻、載著闕闕清詞那滿腹經綸的年少英才?只為追尋那千年之約而來?與我赴一場美麗的邂逅,投進千年遺夢,共吟“關關雎鳩,在河之洲······”同唱《荷塘月色》裏:“我像只魚兒在你的荷塘······”

假如時光真的可以穿越,我寧願在這缺月餘暉裏的荷塘中央,畫地為牢,任憑風雨千年,那怕“碎卻翠雲千疊”,也願再睹你“筆落驚風雨,詩成泣鬼神”的風采。笑汝“揀盡寒枝不肯棲”的倔強、聽君“金戈鐵馬,氣吞萬裏如虎”的豪邁壯志之歌!

落日有情還照坐,君若有情緣再續:我情願做你書詩成行的筆下那一點墨香,潤澤在平平仄仄的韻腳裏抑揚頓挫。更願是陪你徹夜苦讀的那支蠟燭,將熱淚灑進你的素箋宣紙,描摹成畫、旖旎為景,慰得君心似我心!一花一世界,一葉一菩提,藕香深處話心語。萬年煉得苦心子、千年修得節節致;節節空心守清寧,高潔緣自苦心經;不為春花赴馨香,只緣邂逅,千年綺麗夢一場。
posted by bardnichole at 12:26| Comment(0) | 瑪花纖體 | 更新情報をチェックする

2014年04月22日

喜歡讓時光這樣靜靜的流淌



清晨,綠樹掩映的小屋內,幾縷陽光從玻璃窗斜身進來,揉揉惺忪的雙眼,我不知道有多久沒看到這麼美的陽光了。此刻,我什麼都不想做,就想這樣望著清澈的陽光,聽著時鐘小學英語課程滴答、滴答的聲音,讓時光就這樣靜靜地流淌,安靜的享受這一刻的溫馨和感動。


有人說:“這個世上最美好的事情,不過是有一個人能如此植髮失敗的懂你,與你一起分享生命的美妙和感動”。是呀,這一刻的美妙和感動很想與你分享。可是時間早已流轉,不知你是否還是當初那個時時想要瞭解我的每一個想法、每一次感動、每一件傷心的事的你了。在這樣靜好的時光裏沏上一壺香茶,慢慢的品味那淡淡的茶香,輕輕的翻閱著白落梅的《你若安好便是晴天》,“一個人,一本書,一杯茶,一簾夢。有時候,寂寞是這樣叫人心動,也只有此刻,世事才會如此波瀾不驚。涼風吹起書頁,這煙雨讓塵封在書卷裏的詞章和故事彌漫著潮濕的氣息。獨倚幽窗,看轉角處的青石小巷,一柄久違的油紙傘,遮住了低過屋簷的光陰。”


“時光微涼,那一場遠去的往事被春水浸泡,秋風吹拂,早已隆鼻洗去鉛華,清絕明淨。以為歷經人生匆匆聚散,嘗過塵世種種煙火,應該承擔歲月帶給我們的滄桑。可流年分明安然無恙,而山石草木是這樣毫髮無傷。只是曾經許過地老天荒的城,在細雨中越發地清瘦單薄。青梅煎好的瑪姬美容集團呃錢茶水,還是當年的味道;而我們等候的人,不會再來。”
posted by bardnichole at 12:37| Comment(0) | 瑪花纖體 | 更新情報をチェックする

広告


この広告は60日以上更新が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がされております。

以下のいずれかの方法で非表示にすることが可能です。

・記事の投稿、編集をおこなう
・マイブログの【設定】 > 【広告設定】 より、「60日間更新が無い場合」 の 「広告を表示しない」にチェックを入れて保存する。


×

この広告は180日以上新しい記事の投稿が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おり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