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02月06日

遺落的一滴陽光

0431.jpg
每每經過總會在不經意間拾起歲月點點的回憶、困在記憶的城,任憑記憶回程,溫習過往,斷斷續續搖搖晃晃的抖落了一地的荒涼,不再空等幸福大駕光臨,不牽一塵,萬般自在,意遊天地浩大,暢然浮生幾載曾幾何時那份感情已支離破碎,面目全非,人世間的事很多如此,偶然相遇,偶然相離,此番種種更多的是一種無奈,唯一要做的就是塵封保存好原初的美好,留下純粹的念想在心間,安然無故的去行走下一方天地。可能每個人心中都有一片真空的聖地帶著固執的純真和力不能及的想忘之人事,而今已時過境遷好多看似早已塵埃落定,成全了雲淡風輕,那麼過了就過了心空了便已不再那麼累,當一個人迷戀上回憶的時候說明現在過得不幸福,我亦很久如此,忽然就覺得自己就是大海上遺落的一滴陽光,在寬闊的命運中漂泊,卻總有很多時候是那麼飄忽不定,無奈過,迷茫過,卻始終在追尋著一種明亮透明的生活,就如一滴陽光般輕盈灑脫……

有一天我飄到上帝面前,乞求借我第三只眼,給我一線天窗,是為了珍惜幸福擴散的因數,她沒有同情,卻給了我一滴陽光的溫暖,可我卻在一直暗淡,一個人漂泊的地方,所有的等待與起伏都只與光陰有關,無關往來,無關喜憂,無關溫暖,於是我的光芒便一點一點的暗淡,在等待中我變得如此輕盈。

也許每一段點滴的人生都會是一段美麗的故事,這樣的故事在某個不經意的瞬間就會重新洗滌著我在現實中傷口,痛的心安,如此而已,卻不能減輕我心的重量,於是在在找尋明天的生活時學會了放空自己,放空那個已飽經風霜的心,我帶著自己還僅剩的一點光芒,走進小橋流水的世界,帶著純真的心去感受那蟬鳴蟲叫涼風過的大自然美景,感受著那自由無拘無束的生活,或許很短,但足以蕩去我一身的塵埃。

我本溫暖,卻感覺清冷,努力擺脫世俗的束縛,卻徒勞,亦看淡,卻始終心存遺憾,原本已經覺得看淡了許多事,但真正走到那一步還是無法跨越,一步而已,卻猶如隔世之距,永遠是在原地渡步,一些無為的負擔,增加的是重量,背負的極限被打破,面臨的是崩潰的人生,一次又一次的提醒,卻也徒勞,最後的抉擇無法下定,亦枉然越來越看不清自己了,是絕情?是冷血?是懦弱?是無知……是只能抉擇於逃避,還是本來就屬於逃避中人,盲目的找尋著一種曾經的感覺,卻一直找不到。心欲絕,素顏改,遙望著熟悉而又陌生的彼岸,待不盡的胡思亂想,種種思緒唯我一人可知,這也許是我人生的可悲,但更可悲的是我卻更改不了一點,於是嘗試著習慣,後來確實也做到了,然後在我的世界我覺得很好,我在騙著自己,騙得那麼徹底……

我本想無欲無求過著自己的生活,不系一舟,可我發現我也只是個凡人,那些濫俗的世事不免俗套的在一點一點蠶食著我,看不透紅塵,所以我還在紅塵裏苦苦的掙扎,帶著期望和責任在這個世界平凡的走著,弱水三千,我只取一瓢飲。站在人群中央,渺小的就如同一滴被遺落的陽光,如此般默無生跡,,太多的累贅,仿佛下一刻就會將我的防線一一擊潰。我本不該在黑夜出現,也許是,也許不是,仰望星空,挑逗心旋的群星,似乎在訴說著,訴說著流光帶不走的漂泊,黯淡的我失去了往日的種種,冥冥之中有一種力量在呼喚,在羈絆我的到來,忽起的清風撫慰我疲倦的眼皮沉眠,運轉的思緒開始停滯不前,不知何時起,一幅幅清晰的畫面在我的腦海裏幻化成片,忽被喚醒,發現眼角竟殘留著一滴淚珠,我的心開始迷亂,不可名狀,夢境來的這般悄無聲息,猝不及防。

總是習慣默默行走在車水馬龍之間,川行在寧靜的山林之中。有時候只是想走走,想避開別人炙熱的目光,想遠離城市的喧囂,想尋一方淨土。有時候只是想細品明媚的陽光,想在清新的空氣下小憩……一切在文字下總是能讓我滿足,依偎與心情的等待,只有文字的溫暖,只怕別人不懂,拼命的掙扎,拼命的消耗。在隻言片語中陳訴,在時光流逝中體會,季節侵蝕了風景,風景侵蝕了心情,心情侵蝕了文字。景為情止,情何以傍。滿目蕭瑟,不見知音與,孑然自戀,赴一場顛沛流離的跌宕。不是我否定成熟,更不是我討厭收穫,用一種經歷否定另一種經歷,那是一種幼稚的自虐,只有一切變得平靜如初平淡無奇的時候,誰還會去拒絕平庸的感動。

我常常為別人的雀躍發呆,去感知生存與夾縫中的點滴歡欣,去探究至酷與阡陌中的芸芸眾生,體會苦難的脈動,體會撕裂的呼嚎。於是用滾燙的文字把生命煮沸,於是用單薄的靈魂去咀嚼出生命的味道,可我卻不知這文字後面的靈魂為何如此的不堪晦澀。當所有燦爛的背面都是陰影,我不想裝出一種自欺欺人的天真,只有苦難才是修真,只有不斷地否定才會體會到陽光如此的真實。

最美的瞬間也逃不過分秒必爭。歲月如歌,淺行淺唱,一路走來,如風飄過,當知道累了,乏了,心酸了,想把偽裝的面具摘下來做回自己,才發現每一個故事都在繼續,那麼的身不由己,若人生的故事沒有開始和結局,也沒有落幕後的傷感和苦澀,那麼記住的只有燦爛的時光,寫了這些我自己都想笑了,一個理想主義者的生活總會在現實中遭受種種否定,而我依然在夢著。

每每在黑夜侵蝕了我原本的光明,在力不從心的反抗中,我便放任了我的疲倦,我不會無止境的追尋,追尋那點迷人的逆光,踏上一條錯的路,走的越遠,錯的越深。不是無能力的殘念,是心有餘悸的顫抖。不願入心,便不會刺心。允許識破我的煩躁,但不要張揚,我只是外表堅強卻被遺落的一滴陽光,為的只是在塵世浮華中品味絲絲感動。也許有很多的無奈,如光陰,如責任,如愛情……一直以來我都不想談及自己的感情,也許是害怕,也許是逃避,在我看來愛情就是一種態度,那些隱藏在段段舊章裏的感動,不過是稍縱即逝的感覺,無法捕捉,更難以等待。即便謹記於心,也難完現於世。其實,愛情只是順其自然的一種習慣。光陰,殘念。也終於明白,愛情之為之所用,皆不為只所有,對於感情今夜我還是不想去提及,或許是我也害怕看到自己的脆弱,亦或是寫起來會一發不可收拾,又或是今夜我只願世間風景千萬般熙攘之後,字裏行間,人我想忘,相對無言。於我還需要多久,或許很久很久。

風乾了一季又一季,摒棄了一些又一些的故事,雖然很多待續,雖然很多不舍……冷靜擰起潮濕的情懷,酌進因歲月帶來的乾涸與沉悶。也許時間會讓人很好過,只是長短的問題吧,如今,一身銳氣盡褪,喜歡沉默不語,仿佛再也提不起勇氣回到過去,哪怕是想想,經常會糊裏糊塗的騙自己,時間不等人,我等我自己,之所以容易被感動,是因為很被動,不知道該主動的去掌控,喜歡站在那空等,其實並非在等什麼,只是讓孤單也有一個支點罷了。

天意如刀,刀刀割在自心上,飄零歲月,擁春相醉,又對誰才醒?霎那芳華早已隨風而去,只剩那瞬間的溫柔,但求這瞬間的溫柔能撥動我心中那早已鏽跡斑斑的旋,負一生風月,也負了我自己,淡淡流年事怎堪回首卻不忍遺忘,即使我已經被遺落。

似水流年,浮華成影,塵世如夢,誰願覆浮世煙火,指尖縈繞,夢裏成錦繡。在此請允我輕拈素筆,在殘月淒美的哀歎中,永存那一份驚心動魄的美麗,在這匆匆的歲月裏,尋一份安好,用以安放無處湮滅的美好,低吟淺唱,不懼殘酷。在虛無飄渺的回眸間,我用耳朵聆聽風的呢喃,我站在山巔,看恍如歲月這般飄過的陽光,看無邊天際的一抹彩霞,看連個影子都沒有的自己,一切如舊,舊的恍如昨日。期待陌上花開,怎奈陌上花開卻謐瑟了一地的荒涼,而這荒涼在一直延續,從滄海之邊,天山之巔,經陌上花開,流經流年的起點,一直蔓延,至滄海桑田,流年寂然,花開花謝,我以為我可以是一個中斷點,卻發現終點卻還那麼遙遠。

生命已啟程,紅塵浩渺,那裏是岸?竭力搖曳,駛向何處,終未曾可知。流年淹沒了笑靨,歲月滄桑了容顏,我孑然的躊躇在生命的沙漠裏,尋尋覓覓,卻看不見一方綠洲,索不到一滴甘露,努力掙扎又徘徊,徘徊又掙扎。我悄悄地來到這個陌生的世界,不求粉狀玉砌,不求五彩斑斕,只想做海灘上一粒小小的頑石靜靜的躺在酥軟的沙灘,閑看潮起潮落,日月同輝;只想做一只自由自在的蜻蜓,在低空中隨心所欲的飛舞,極目欣賞那藍天白雲的靜謐。或許這塵世根本不會有永恆的平靜,只是我太理想化了而已,我喜歡這種寧靜,喜歡一個人的感覺,可以微笑,不需要理由;可以落淚,不需要原因。也可以呐喊,不怕驚了誰的心。我閉著雙眼,感受身邊的空氣,那麼濕、那麼滑透過我的筋骨,進入我的血液,我不禁打了個酥顫,我知道,我在享受這份難得的孤單,仿佛有些夢太過遙遠,而自己卻又總是在不著邊際的企盼,經過了太久的生活,卻磨去了一顆輕狂的心。在斷斷續續的思想中,一種慵懶的心情迷離著,那些曾經,偶爾的回味,卻再也品不出誰的心念玲瓏……

相見不如相逢一笑,再美的相逢也還是抵擋不了雲煙在經年裏刻畫得痕跡,也不知道為什麼有的時候遇到至美的東西卻不敢靠近,也許是再美的風景不可能一世眷戀,再美的時光不可能一世停留…人應該是不幸福的,幸福是一種對迴圈的渴望,時光不會迴圈。

總是反復思量著一次遠行,一個人帶上行囊,在陌生的風景處,靜靜地閉上這疲憊的眼睛,享受那獨處的靜美,一直覺得西藏的天空很藍,那是洗滌心靈最好的去處,我虔誠的祈禱,有那麼一天我能成行,用我所有換取一次心靈的旅行,曾也嚮往那空曠田間的一抹無暇,置身於無窮無盡,抹去我卑微的纖絮,怎奈我心卻在悄然改變,生活讓我矛盾著,矛盾著自己的追求,有時想想,本就平凡,人生本就短暫,何不找心中所求,心中所欲,太多紛爭,太多無奈,也許一生會無休止的追求,永遠不會有自己想要的那種生活,可我畢竟在曾經的某個時段擁有過,擁有過那種心靈深處的純粹,有過那種心靈恬靜的安逸,也許會在將來的某天,我會在這迷幻的世界全身而退,靜處與田間鄉僻,看朝陽升起的絢爛,看夕陽西下的嬌柔,等一季花開,覓一波清風,陽光撲面,我心明媚。

手裏抓著枯瘦的筆,想寫些什麼卻無從下筆。心靈的眷屬,歸附於附圖,山河的美麗我終究無力呈現。在嘲雜的喧鬧的環境中,誰能保持一顆平靜的心態。無法在索然無味之中掙脫,任時光消磨,誰又找到了真正的歸屬?五月未半,安年亂了妖嬈。究竟紅塵中不住的找尋,卻仍然是一個人在等待黎明的躲藏,包括時光。沒有陽光的日子,幸福無處尋覓。窗外的流嵐漸漸輕柔,以至無聲。偌大的世界,像一條黑色的河流,所有的憂傷,所有的情緒,在此刻翻滾逆流。這麼些年,一個人走過,無所謂旖旎春光,濃墨重彩;也無所謂風瀟水雲,快意浮生。只盼於風輕雲淡的日子裏,不奢望過多的驚喜,也沒有太深的憂鬱。事與願違,年輪中總會有些歡樂地剪影,深深的藏在記憶的角落,每當無意之間輕輕地掀開,便會抖落了滿身的蕭索……就連那份漂浮在滔滔熱浪中的塵緣一夢,在變遷的世俗中,除了遊曳在思想深處的孤影,還有夜夜滑過腮邊的苦澀。那一刻我仿佛什麼也不記得了。站在那裏就如同沒有了所有包括自己的身體,空的毫無保留,空的徹頭徹尾…

不知道在什麼時候開始習慣了這樣的日子,我也知道當一個人對自己現在環境的適應便能映射出他一生的旅程,我不想自己的一生就這樣被定格,有的時候好像覺得自己有二顆心一般,自己的追求總是在兩種極端裏遊走,於是矛盾便與日俱增,於是便有了勞累了一天的疲倦,於是便有了勞累一天卻不忍睡去讓思緒在文字裏蔓延的情結。或許有一天我真的會很累,我卻不想給任何人去說起,我想懂得,不說話,不一定沒心聲;不喊痛,不一定沒感覺;不落淚,不一定沒傷痕…

總想拿起一支畫筆,將自己心中的那份念想畫成永恆,曾經的支離破碎已將我的勇氣消耗殆盡,就那樣渾身僵直的回想著,沒有表情,我已經沒有力氣賦予生活更多的色彩了,我是帶著故事行走的人,畫面仿佛還在昨天,卻已經飄遠,我站在時光的浪尖滿以為可以將一切放在腳下,卻發現它已將我眼角濕潤。

飲一杯經年的傷,淺醉在落葉紛飛的歲華里,這些年也會在歲月侵蝕中慢慢走向那些年,歲月淺行,空留一地殘香,那是一種沉澱記憶的幽香。漂過光陰的角落,繼續選擇流浪自己的桀驁,穿越了一場由一場的水月花夢,我的思緒已凋零,我的時光已蒼老。蒼穹寰宇,卻並非我的天下,時光印記,卻並非我能左右,在花開花落一季又一季的輪回,我的花季已謝幕,我的青春已殘落。我把無奈勾勒成今生蹣跚的腳印,伴著生命的精彩與徘徊,在世事輪回的滄桑中,尋找屬於自己的一份寧靜。
posted by bardnichole at 13:17| Comment(0) | 營養素 | 更新情報をチェックする

2015年01月14日

梅雪盛極,心絡依依

1425.jpg

寒梅深處,我吻一縷冬之暗香 ,盈一抹微笑,誠守歲月的渡口。持一種靜好的姿態,淡淡回望,塵心作筆,文字化情,在瓊白的琉璃世界裏,斑駁勾勒,一路沿著心絡淺行,依依聆聽這一季如詩的心事。——題記


風,眼明手快,劫走了秋;冬,攜一場紛紛絮雪,邀約而至。萬朵潔白,已然漫飛在北國的山水天地,落在了秀影扶風的馬爾代夫機票瓊枝上,也飄入詩人古韻沉酣的章節中。於冬,我一向秉持著靜穆的情緒,醉夢一瓣瓣暗香穿盈,臨雪悄綻的素蕊,還有松柏經寒霜而不凋、遇冰雪而不折的凜然氣質。


此刻,置身於江南,單薄的身子,裹在溫暖的冬衣裏,步行在它的某條街上。冷峻的天空,寒風劃破凝重,舉目,依舊是一片藍色的憂鬱,放眼,草木翠綠欲滴。心靈深處,想像著雪落江南,舞弄如絮的輕影,如花,開放在萬壑千山,留下一軸潔白的背景。於是,只能等待夜半來時,看著月光如雪,覆蓋了江河和山巒,還有一個孤單的身影。


蒼桑的歲月,時光總是無言,看完蔥蘢草木的勃勃生機,告別素靜風荷的安寧不語,悄然來到冬的窗口,撕下一張秋季的信箋,沿著每片落葉的經脈,抒寫一疊婉約情愫。在兜兜轉轉的季節中,做一只問寒探暖的精靈,值守一份淡泊與寧靜,承接一些溫暖的故事,裝載幾段美麗的緣分。


冬,冰冷而又靜穆。語言在這一季裏仿佛失去了色彩,淩亂飄逸的思緒,似一場無根的雪花飛舞,落在了往事的窗櫺,每一朵清寂的敲打,都是一句不忍卒讀的詩行。它剝開凜冽情節裏一段沉重的憂傷,又如漣漪蕩碎在記憶的碼頭。回首,一個堅決的背影,一個錯誤的想法,一分多情的執著,總在寂寞光陰裏隱隱呈現。


流年若水,習慣在繁華似錦的都市裏走走停停,等待那些可以帶淚的情意綿長。塵埃之上,反復梳理歲月的細枝末節,收拾一段狼狽不堪的營養素心情,守一懷淨土,將一顆塵心靜靜安放。拈一頁素箋,醉一紙柔情,枕著詩風詞韻,在幻境裏尋覓一場花香綠意的夢。歎,繁花總有枯萎日,細水終有流盡時,浮華滄桑,一些殘缺的故事也會走向終結的時候。陌上心纖,幾許淡然。


梅雪盛極,暗香悠遠,我將記憶溫婉成一束心香,綻放出一朵雪蓮花的聖潔。聽風的呢喃,看雲的禪意,感受冬之心韻,冬之別致。晨起,採集垂梢盈露,將過往的悲傷或者歡喜淡淡融入,坐酌一盞清茶,抿一口淺淺入喉,氤氳散開為繾綣的暖,在水天晴光的交匯裏,靜靜暢飲人生。


有人說,人生,依從一種蝶變的過程,必須經歷一次破繭而出的疼痛,才能在歲月的花香裏自由徜徉。所以我們要特別感恩那段刻苦銘心的日子,還有那些路過時風生水起的牽掛。曾經,每一種無心的邂逅,或者每一種有意的遇見都可為幸福,教會我們懂得去成長,守望,懷念。


幸福,由愛而萌發,由心而感動。一分收穫,一句心疼,一份懂得,瞬間融化你心靈的冰霜,撫慰你沉默背後的隱痛。但幸福更多的是需要微笑,佛說,當你傷心難過的時候,就將身子倒轉過來吧,這樣苦臉也就會變成笑臉。生活其實是美好的,取決於人們面對它的態度,活著本身就是一種快樂。


在喧囂的日子裏,何不帶一種拈花微笑的釋然,吟唱光和影的流落。看時間漸逝,美麗地荒蕪,參悟悠遠的禪意。讓一顆不斷流浪的心寧靜,靜到可以聽到自己的聲音。放慢追逐的腳步,回頭看看身邊的風景,將生命裏遇見的每一種顏色,每一朵花香透徹成心中最美的,把微笑定格為永恆。


歲月的幽深長河中,生命的旅遊業香港小舟旖旎而行,一邊是塵世的年華如歌,一邊是靈魂裏的滄桑寂寞。此時,我如一尾魚,無憂無慮地躺在一片冬天的水草上,聽風吹梅花落的聲音。看漫天飛雪,梅花梅舞,那一樹素白,恰似青春裏沉寂的底色,而青春,卻是一半惆悵,一半清歡。


勞勞的塵世,很想拾起一片自然的寧靜,安撫倦意滋生的心靈。如若可以,我願做一棵孤傲的青松,一朵自在的白雲,一輩子,徜徉在山水之間,與花草凝眸,與清風漫舞,怡然自樂。將過往淺淺的回憶,淡淡的思緒,都化作一場雲煙,融入自然,飄著,散去。


沙華與星月,年復一年,此時,人生匆匆的步履,已然邁進了冬日的門檻。什麼時候,才可以歇下腳步,與遠方的親人圍著一盆紅花的炭火,斟一杯淡酒?梅雪盛極,心絡依依,我用塵心作筆,文字化情,吻一縷冬之暗香 ,盈一抹微笑,持一種靜好的姿態,在瓊白的琉璃世界裏,聆聽這一季如詩的心事,一路淺行。


冬的拐角即是初春的綻放,我會讓時間在記憶裏開出花朵,到時,提著一籃春光回去。
posted by bardnichole at 18:02| Comment(0) | 針灸 | 更新情報をチェックする

2014年12月04日

愛如陽光般溫暖的感情

0416.jpg

你可曾“感時花濺淚,恨別鳥驚心。”面對凋零的組合屋花瓣,哀歎著“原來姹紫嫣紅開遍,似這般都付與斷井頹垣。良辰美景奈何天,賞心樂事誰家院”呢?


百花之中,梅花高潔,木蘭脫俗,牡丹雍容,茉莉清幽……自古文人雅士都會用這些花兒來入詩。可若花三千,卻只有向日葵可以溫暖我心。


人生不如意之事十之八九,面對黑夜與陽光,它會選擇在陽光灑下時抬頭,在黑幕降臨時低頭。


如果我是一株向日葵,那父母就是我的太陽。他們每天都會竭盡心力地照顧我,當我累了、倦了,他們會讓我依靠,給予我溫暖。當我犯錯、失敗,他們會用光照亮我心房的針灸一絲黑暗。當我難過、流淚,他們會用炙熱蒸幹我的眼淚。試問,這像太陽一般的感情怎不令人想繞著他們旋轉呢?


如果我是向日葵,那朋友就是太陽。我不開心時,他們會將光亮透過那薄薄的雲層照亮我的半邊天。我開心時,他們會陪我一起開心、大笑,將光照得更亮,更溫暖。試問,這陽光般的情感怎能令人捨棄呢?


如果我是向日葵,那老師就是太陽。我困惑不解時,他們會灑落一地陽光去照亮道道迷途。汲取這份溫暖,可以讓人生更加絢爛。試問,這像太陽一般無私的情感,怎能令人不幸福呢?


如果我是向日葵,那從未謀面的陌生人也是太陽。擦肩而過的一個微笑,善意的一個攙扶,暖心的一句問候。即便是陌生人,也可以溫暖人心。試問,這般平淡的感情,有誰不想擁有呢?


向日葵終日環繞著太陽,汲取一份份溫暖。如同我們都希望能擁有令人暖心的情感一樣。黑暗固然是有的,但總有驕陽,一味地執著於黑暗,只會讓光明漸行漸遠。陽光與向日葵總是互相吸引,那種與生俱來的吸引力是自然賦予的,也是情感所催化的。


我愛溫暖的陽光,更愛如陽光般溫暖的認知能力感情。擁抱著陽光就如同擁抱著幸福。人要做就做一株向日葵吧,那應該是最幸福的事了,終日圍繞著太陽,忘記一切黑暗,讓光照亮每一寸心靈的土地。等待黎明前的曙光,等待著屬於自己的一份溫暖,等待著抬起那碩大的花冠,等待著,等待著……
posted by bardnichole at 16:07| Comment(0) | 日記 | 更新情報をチェックする

広告


この広告は60日以上更新が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がされております。

以下のいずれかの方法で非表示にすることが可能です。

・記事の投稿、編集をおこなう
・マイブログの【設定】 > 【広告設定】 より、「60日間更新が無い場合」 の 「広告を表示しない」にチェックを入れて保存する。


×

この広告は180日以上新しい記事の投稿が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おり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