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05月23日

遠山近水皆是景



拽著仲春將去的裙擺,我在寧靜中倔強的喃喃自語:露荷戲蛙送伊去,漸看楊柳飛花絮。走過季節拐角處,靜聽青葉訴心事。滿城霓虹目不染,偏擇靜謐守清閒。遠離塵囂,獨處寧靜裏,聽得見自己的心跳,揣得到自己的脈動。一人、一屏靜守對坐,一滑鼠、一鍵盤與文字作伴,一杯水和一首樂曲,讓心情在寧靜中飛揚;讓靈魂在清默裏淨化;把情緒交給音樂跳躍成曲,化繭為蝶在絲竹管樂裏翩然翻飛。

凝望初夏的笑靨,我唯有被葳蕤蒼勁的碧翠而感動;即便文字可以凝煉美麗,我卻獨不信你翠衫飄逸的韻角有誰可以寫盡?清幽曠遠的深邃有誰可以描摹?是誰那翠衣紅衫的嫣然,將我安置在靜默裏尋覓朝霞夕輝的融融繾綣、懷想青山碧水的靈秀綺麗、坐看雲卷雲舒的悠然飄逸?

是誰讓我淡陌紅塵、看流水東去、摒棄繁雜瑣事,將一顆素心皈依自然、宿於蓮荷之洲,聽風低吟,聞蟬酣唱。沐一身缺月清輝渡荷塘,菡萏鬱香浸心房。放目微風起處,碧圓自搖,露荷輕顫,抖落多少紅塵中只拿得起的思情、卻放不下的別緒?

泛一葉扁舟於荷田深處,娉婷荷蕾搖曳,幽幽清香怡人;蛙鳴蟲唱,蟋蟀呢喃,幾多喁喁心聲於自然協奏中婉約成曲,在月夜的曠遠裏彌漫,彌漫··夜朦朧,月朦朧,在荷之洲側耳聽。簫管陣陣、笛聲悠悠,翹首眺望水中央:“何人月下臨風處,起一聲羌笛?”;倜儻風流素羅袍、錦綸方巾一摺扇,乘風簫音翩翩來,附輝笛歌姍姍遲——你,可是乘著唐風宋韻、載著闕闕清詞那滿腹經綸的年少英才?只為追尋那千年之約而來?與我赴一場美麗的邂逅,投進千年遺夢,共吟“關關雎鳩,在河之洲······”同唱《荷塘月色》裏:“我像只魚兒在你的荷塘······”

假如時光真的可以穿越,我寧願在這缺月餘暉裏的荷塘中央,畫地為牢,任憑風雨千年,那怕“碎卻翠雲千疊”,也願再睹你“筆落驚風雨,詩成泣鬼神”的風采。笑汝“揀盡寒枝不肯棲”的倔強、聽君“金戈鐵馬,氣吞萬裏如虎”的豪邁壯志之歌!

落日有情還照坐,君若有情緣再續:我情願做你書詩成行的筆下那一點墨香,潤澤在平平仄仄的韻腳裏抑揚頓挫。更願是陪你徹夜苦讀的那支蠟燭,將熱淚灑進你的素箋宣紙,描摹成畫、旖旎為景,慰得君心似我心!一花一世界,一葉一菩提,藕香深處話心語。萬年煉得苦心子、千年修得節節致;節節空心守清寧,高潔緣自苦心經;不為春花赴馨香,只緣邂逅,千年綺麗夢一場。
posted by bardnichole at 12:26| Comment(0) | 瑪花纖體 | 更新情報をチェックする

2014年04月22日

喜歡讓時光這樣靜靜的流淌



清晨,綠樹掩映的小屋內,幾縷陽光從玻璃窗斜身進來,揉揉惺忪的雙眼,我不知道有多久沒看到這麼美的陽光了。此刻,我什麼都不想做,就想這樣望著清澈的陽光,聽著時鐘小學英語課程滴答、滴答的聲音,讓時光就這樣靜靜地流淌,安靜的享受這一刻的溫馨和感動。


有人說:“這個世上最美好的事情,不過是有一個人能如此植髮失敗的懂你,與你一起分享生命的美妙和感動”。是呀,這一刻的美妙和感動很想與你分享。可是時間早已流轉,不知你是否還是當初那個時時想要瞭解我的每一個想法、每一次感動、每一件傷心的事的你了。在這樣靜好的時光裏沏上一壺香茶,慢慢的品味那淡淡的茶香,輕輕的翻閱著白落梅的《你若安好便是晴天》,“一個人,一本書,一杯茶,一簾夢。有時候,寂寞是這樣叫人心動,也只有此刻,世事才會如此波瀾不驚。涼風吹起書頁,這煙雨讓塵封在書卷裏的詞章和故事彌漫著潮濕的氣息。獨倚幽窗,看轉角處的青石小巷,一柄久違的油紙傘,遮住了低過屋簷的光陰。”


“時光微涼,那一場遠去的往事被春水浸泡,秋風吹拂,早已隆鼻洗去鉛華,清絕明淨。以為歷經人生匆匆聚散,嘗過塵世種種煙火,應該承擔歲月帶給我們的滄桑。可流年分明安然無恙,而山石草木是這樣毫髮無傷。只是曾經許過地老天荒的城,在細雨中越發地清瘦單薄。青梅煎好的瑪姬美容集團呃錢茶水,還是當年的味道;而我們等候的人,不會再來。”
posted by bardnichole at 12:37| Comment(0) | 瑪花纖體 | 更新情報をチェックする

2014年03月24日

消失的青春



2010年,我把青春丟失在了茫茫的大海,銷聲marie france bodyline匿跡。

從一個朦朦朧朧的小男孩轉變為一名擔負起家的男子漢,這四年中,有失去削皮親人的悲傷,也有成功的喜悅。

人的一生非常短暫,我見過好多因為覺得不公平的人去輕生,失去了原本幸福快樂的歲月,正如王梵瑞歌詞所寫的:

在這個夜晚,我突然間長大了,真正感到了害怕,感到家務清潔正慢慢丟失著青春,都無法追回,那流走的歲月,這刀一樣的時光。

有些人覺得青春很長,但是,等到你老了的時候,就會覺得青春太短了,門前老樹長了新芽,院裏的枯木不知又何時開了花,一前存了好多的話話,現在卻藏進了滿頭的白髮約會(Dating)中。生活的無奈,歲月的頹廢,本來年輕的面貌,現如今只有滿臉的皺紋和那蒼白的發絲。

青春,有些人去追求它,希望親春永駐,錯了,錯了,一生中只有一糖尿病次,而青春時期比任何時期都最強盛美好。你錯過了就是錯過了,它永遠都不會回來,也許每個動盪的青春最後,都有一個最平常的結局。我僅僅希望此後的人生順暢,歲月靜好,萬事如意。而我屬於我的人生,有NuHart顯赫植髮一段記憶。
posted by bardnichole at 11:44| Comment(0) | 瑪花纖體 | 更新情報をチェックする

広告


この広告は60日以上更新が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がされております。

以下のいずれかの方法で非表示にすることが可能です。

・記事の投稿、編集をおこなう
・マイブログの【設定】 > 【広告設定】 より、「60日間更新が無い場合」 の 「広告を表示しない」にチェックを入れて保存する。


×

この広告は180日以上新しい記事の投稿が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おり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