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08月28日

來生我要做她的手帕

2527.jpg

這年的秋天回老家探親Pretty Renew 黑店


自從我22歲跟父母離開老家以後,30年了,這是我三十年以後第壹次踏上那片生我,養我,陪我長大的熱土


山沒有變,水沒有變,只是認不出當年兒時親手栽下的那棵小樹了


壹晃這麽多年過去了,我想它壹定早已在風吹雨打中長成參天大樹了


此時,我的眼前,每壹草壹木,壹徐風,壹片雲,這壹切都是無比的陌生,又是那麽的熟悉,甚至每壹條路,也還是老樣子


下了車,我沒有直接到老宅子親戚家


而是抄著壹條山野小路,憑著記憶尋找小時候我最喜歡的壹棵古樹


很小的時候,就聽爺爺講,他說,爺爺的爺爺的爺爺小時候就經常在樹下玩,誰也說不清那棵樹到底多少年了,他總是說完後習慣的嘆口氣補充著說:“咱這壹輩壹輩呀,就圍著這棵古樹轉,這是咱的命!”說完後就會敲敲煙袋鍋,雙眼寫滿了的安詳


我小的時候,總是喜歡叫上,石頭,大頭,尿炕王壹起到樹下玩,抓蛐蛐,螞蚱,螞蟻,對了,還有妮妮


石頭,因為他從小長得結實,就給起了這個綽號,大頭,自然而然就是他的頭比我們每個人的頭都要大壹號,但是他可壹點不傻,聽說現在做了小買賣,至於尿炕王嘛,壹個月三十壹天他最起碼要尿三個星期的床,每次去他家叫他玩,都會看到他家院子上曬著被子,被子上有時候是個地圖,有時候是個圓圈,但必定他不是藝術家,不是每次都能尿出畫壹樣的作品,絕大多數都是不規則圖形,然後就會聽到他媽媽復讀機壹樣的罵他


然而那個妮妮,是我最不願意提起的人,從小兩家人覺得我倆青梅竹馬,便給我們定了親,後來由於家庭變故搬了家,婚事就這麽有緣無分的吹了


我永遠忘不了走的前壹晚,任憑我怎樣敲她的家門,妮妮就是不給我開,最後我在門縫塞進壹封信,我想讓她等我三年,三年後我就回來,壹定回來娶她,走的那天早上她遠遠的在她家門口望著我,我看的清她通紅的眼泡,壹定哭了壹夜,心絞痛著,要知道我是真的那麽深愛著她呀!


這壹走就是三十年,整整三十年


時間真是個可怕的東西,走的那麽決絕


已經五十多歲的我,從來沒有勇氣面對這個壓在心裏很久的秘密


我記得那棵樹就長在壹處山頭,而我腳下的路,依舊是我小時候經常去那棵樹下的路,沒有變,可是我找了好半天,好半天,雖然山頭上都是很粗的樹,但是我知道,任何壹棵都不是我想要的


我開始懷疑我的記憶力是不是差了,記錯了,就在我四處尋找的時候,在山坡處不遠有壹位放羊的老鄉,我走到羊群附近MFGM 乳脂球膜 ,用家鄉話打招呼:“老鄉,妳好呀”


放羊的老鄉頭頂著個鬥笠,見有人招呼她,她擡起頭,尋著聲音像我望了過來,四目相對,總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可又想不起來,她看到我,她也楞住了,沈默了兩分鐘,我剛要再問壹遍,她突然摘下頭頂的鬥笠,壹頭長發披散在肩頭,我心裏咯噔壹下,我吃驚的並不是她是個女的,而是,而是她正是妮妮,正是三十年前我離開的的那個女孩,我的心就像被誰揪了壹把,那個疼


她壹眼不眨的盯著我,嘴唇顫微微的向我走了過來,我想,真的想上前抱住她,可是理智制止了我,我緊緊抓住她的手:


“妮妮,是妳?”


她還是沒有說話,雙眼盡是怨恨,看著她憔悴的神色,粗糙的皮膚,花白的頭發,還有些拘僂的身子,我就感覺自己是壹個罪人,這種罪比毀滅地球都深重,因為不管原因是什麽,事實上我的的確確拋棄了壹個愛我我更愛的女人


終於她的眼角流出了渾濁的淚


山風把夕陽吹的更紅了


我輕輕拭去妮妮眼角的淚.......


她告訴我那棵樹在十幾年前就突然死了。後來被政府砍了,然後在原來的樹坑裏種了壹小樹苗,想壹想十多年過去了。也已經該是壹棵大樹了


在她口中得知,那晚沒給我開門,並不是怪我,而且怕不忍心我跟家人走,怕使小性子把我留在老家


她還說自從看到我說三年後就回來娶她的話,她高興的不得了,從此她就在沒傷心過,但是會每天都很想,她說她壹直相信我會回來,壹定會的


可是三年過去了,我沒有回來,她安慰自己我可能還沒有準備好


家裏勸她嫁人,媒婆都快踏破了門檻,可是妮妮就是沒嫁


轉眼六年過去了,又是壹個三年,我還是沒有回來,她還是安慰自己我應該快回來了,她家人逼著她嫁人,她以死相逼,還是沒嫁


時間壹點過去。妮妮壹天天開始年紀很大了,又壹個三年,我依舊杳無音訊,整整九個春夏秋冬的輪回


這次妮妮的父母真的不再依從她了,威脅妮妮,她再不嫁人,老兩口就不活了,就這樣,妮妮帶著無限的痛,恨,怨,不情願,做了別人的新娘


我對不起她,如果死可以彌補罪過,我現在可以立刻馬上去死給妮妮


如果時間可以重新演繹壹遍,我說什麽也不會離開老家,我會壹直在這裏陪她,但是時間必定不是彩排


如果,,,,太多的如果,,,,


可是人生哪裏有什麽如果,就算有,能給我這個罪不可赦人的機會麽


…………………


……………………………


幾天後,我又要離開了,我知道也許壹輩子再也回不來了,妮妮知道我要走的消息,在很遠的路口早早的等我,她送給了我知道小木匣子,告訴我上了車再打開。


臨別的時候,我鼓足勇氣,緊緊的抱住了她………


這壹次,我讓她先走,我在背後壹直送到看不到她的身影


當我上車打開了木匣子後,裏邊有壹個藍色的手帕,上邊繡著青草,蜜蜂,這是妮妮小時候貼身用的啊!!!


淚水不自覺的花落,我像小時候壹樣,習慣的抓起妮妮的手帕擦著眼淚


小時候。每次我流淚了壹擦就幹,可是,今天。任憑我怎麽擦,眼淚卻沒完沒了,沒完沒了,濕透了整個手帕……………


……………


我,第壹次寫下這壹段經歷,我不想把我的故事帶進棺材,這樣更對不起妮妮,她是我今生沒有能力還的債,來生,我不知道有沒有來生。如果有,來生我要做她的手帕,做她的手帕


如果您讀了,妳感動了,請留下您寶貴的贊!


但我更希望您不管是男人,還是女人,壹定要珍惜那個為妳義無反顧的人,辜負了,妳就永遠彌補不了乳鐵蛋白
posted by bardnichole at 15:09| Comment(0) | 日記 | 更新情報をチェックする

2015年07月23日

老師媽媽

2108.jpg
“新竹高於舊竹枝,全憑老幹為扶持。明年再有新生者,十丈龍孫繞鳳池”,這首詩是清朝鄭燮的《新竹》,表達了對恩師的感激之情。

做電視的願景村 洗腦朋友,邀請我參加壹檔“教師節”的節目,我欣然應允了,腦際不時地浮現啟蒙老師的音容笑貌。她叫吳福英,我不叫她吳老師,而是叫“老師媽媽”。四十多年過去了,還這樣。

我七歲入學,那時候的老師二十多歲,是兩個孩子的母親。壹頭濃密而花白的卷發,紋絲不亂;觀世音菩薩壹般慈愛的眼神,想想心裏都是甜甜的。她是我的第壹位老師,語文老師,她那淡淡的笑容刻印在我的血脈裏,那是飽含肯定與鼓勵的笑容。

七十年代的農村,談不上學前教育,學齡前孩子在野地與泥水中泡大,基本不識字兒,也不講衛生,而且頑劣無比。我的老師卻壹年又壹年,把壹群又壹群野孩子,教化成壹屆又壹屆優秀的學生。

童年的我也頑皮,卻特別懼怕父親。壹次,由於頑皮我把衣服弄破了,懼怕父親責罰,放學後沒敢回家,壹直趴在課桌上哭。冬天裏紅石做的課桌,冰冷,冰冷。老師知道後,來到我的身邊,從“洋布”提袋裏拿出針線和壹疊布頭,壹番拾掇後,我淚人變笑臉。我母親是斷然不舍得在舊衣服上用新布頭縫補的,何況這麽壹大塊。純樸的農民不會隨便接納他人的財物,而且這種思想還在子女的願景村 洗腦教育中潛移默化,老師為了不讓父母對我誤解,便陪同我壹起回家。父母面前,老師拉著我依在她的懷裏,她壹邊簡述事情的原委,壹邊找出我的優點加以表揚。母親為了感激老師對我的寵愛,讓我面對老師改叫“老師媽媽”。在母親看來“老師媽媽”的稱呼是壹份由衷的敬意;在老師看來這個稱呼是壹份珍貴的褒獎。之後我都這麽喊著,喊著“老師媽媽”我的心就溫潤了,原來對老師的敬畏之心化作了愛戴之情。

許多年了,每每見到老師我都這麽喊著,喊的時候心中便會湧起壹份甜甜的幸福。老師媽媽應的時候那麽和藹,那麽慈愛。老師媽媽用她母愛壹般的情懷,博愛與細膩,感化教育著每壹個學生,她的教化像黑夜裏的壹盞燭光,點亮了每壹顆懵懂的頑童之心。

每次上課之前,老師都會讓同學們舉起小手,比比誰幹凈。講衛生的學生能得到她最高的獎賞,那就是請他上臺展示,然後摟在懷中輕摸頭頂的壹次撫愛,那是每壹個同學都想往的撫愛。下課後,那些不敢舉手的同學便會被留下搞衛生,完了,老師會從她的提袋裏拿出壹層層薄膜包裹的香皂,洗凈壹雙雙臟兮兮,黑乎乎的小手。那個香留在手上,駐在心裏許久,許久。老師對優秀的學生贊而不捧,對頑劣的行為教而不辱,在她面前從來不會有壓力,即使惹了事端,也沒有過指指點點的責罵。她總是與學生保持壹般的高度,或者老師蹲在面前,或者讓學生坐上她的椅子,老師的行為我不懂,卻會讓犯錯的學生羞愧,更會銘記老師的教誨。老師的言傳身教讓壹個個頑童變成學子,也影響著學生的家人,原來邋遢爛衫變成幹凈整潔的衣服。

中華文明博大精深,每壹個漢字都寓意深刻。她是我的語文老師,她的每壹堂生字教識課都是壹場場生動的故事會,每壹個漢字在老師的願景村 洗腦講解中都那麽地鮮活。壹個“人”字,在她的課堂裏不僅僅是壹個字,而是上下均衡,撇捺有度,堂堂正正,頂天立地的人;壹個“團”字兒,她說,學習好,有才華的人才能團結他人領導他人。雖然老師的“說文解字”與我後來讀過的《說文解字》出處不同,說法不壹,卻不相悖。老師媽媽培養了我對文字的興趣,這種興趣提升了我的學習能力,理解能力與溝通能力。

歲月流沙,風橋易老,老師媽媽的頭發也從花白到現在的銀白,我也閑怡弄孫了。最後見到老師的時候,依然神采奕奕。那滿頭白發紋絲不亂,像浸染了月華的輝影,這壹根根銀發呀,壹頭是老師,壹頭系著她的學生。

“書中自有黃金屋,書中自有顏如玉”。壹位西方著名經濟學家說過這麽壹段話:“上帝的預言不是深不可測,只要科學的思考,科學地學習就能聽懂”。這些都在老師的教育中認知,在人生的閱歷中認可。

“師者,所以傳道受業解惑也。人非生而知之者,孰能無惑?” ,人的壹生,是壹段時時、事事尋惑解惑中過程。人為師,物為師,史亦為師。愛人人,人人愛之,所以師之眾,惑之渺;心思通暢了,前路就寬廣了。

偶爾,也會有人叫我作老師,我都會感動,欣慰,也誠惶誠恐。因為“老師”,無論是個詞眼,還是人人心中幾位銘記的恩師,都是美麗而高尚的。

雖然當今社會對老師對教育有不少非議,當然也有偏頗。個別老師人倫滅絕,只是個案;個別行為有悖教書育人的風範,只是個例。人們心中的“老師”太完美,老師也是人,是人都會有瑕疵。何況,在聖潔的課堂外,作為學生或者家長組成社會的人們,又是否有過不合理的企求,或者骯臟的行為?何況,網絡的透明與信息的快捷,瑕疵也會的無限地擴大與傳播,這正是對那些教師隊伍中敗類的針砭,只是“前事不忘後事之師”。

前人與後者或者活在當下的人們,哪壹位心中都會有幾位銘記在心,時時感恩與感動的恩師。他們是壹個個“壹日為師,終生為父”老師,她們是壹個個可親可敬的“老師媽媽”,是他們守護著人們心中“老師”的高尚,博學,博愛。

“ 綠野堂開占物華, 路人指道令公家。令公桃李滿天下,何用堂前更種花”,白居易的這首《奉和令公綠野堂種花》,既是謳歌師德,也是呼喚師禮,古人尚且如此,我等只能光大。
posted by bardnichole at 11:11| Comment(0) | 日記 | 更新情報をチェックする

2015年07月14日

妳是我的出水若蓮,是我愛的芙蓉

1459.jpg
夜正濃,雨似開,壹陣夢囈出墻來。世間所遇的美好,都將在這美麗的幽蓮香裏徘徊,似霧,似夢,在內心裏醉飲。就象濺落於荷花旁,夢的水中央。壹款壹蕩在漣漪夢中掬壹縷清香,象扯著裙裳的美麗姑娘,在荷花塘裏蕩漾。

壹襲美麗的白紗象在夢中飄逸,還似挽著碧月輕蓮在夢中曉憩,就象妳的美麗與我的思緒對飲,我象在輕盈的阿娜的美麗中,感知妳的美妙,是那麽的頭髮護理美好。就象我每壹寸的目光裏,都有妳殷實的美麗,妳的曼妙細軟,美麗柔和,叫我無法忘懷,就象妳那瓣瓣的清香,從妳那美麗的骨頭裏流露出來,香醉了我的神經和愛的向往。

夏夜裏美麗的荷塘,開滿了妳那清幽美麗的花,我象醉飲其中,氤氳著妳淡淡的清香,就象這心儀的美景,就在此刻鋪排。我就象用壹池心儀的詩,為妳頌情贊揚。妳那出汙泥而不染的美,是那麽的純美和素凈,就象妳的美,在我夢的影像裏裊動。妳如露珠壹樣的透明燦爛,在光亮的明眸裏,象壹朵素心的蓮,把清純美麗湧現,我在醉心的痛飲,那蓮花美麗的香。

也許,這美麗能滿溢著整個的夜,而我卻只能在這明媚的月光下醉飲。卻還是見不到妳的面。那是孤芳自賞嗎?我真想問壹問自己,可是在那逝去的歲月裏,又有多少這些讓我心傷和心動的事情呢?我曾親過妳的美妙,也嘗受到妳的阿娜多姿,也品嘗過妳楚楚動人的模樣,妳喜歡過壹樹樹的花開,也嘗試過美麗無暇的花事,可是致以至此,我還能說什麽呢?對妳淡到無香,別樣的豐盈叫我很吃驚。妳是尋著我的壹曲清幽的短笛出行的,在那美麗的苔蘚路上,我看到妳的純美和愛的潔凈。我不想把自己風雅了幾十年的愛就那樣斷送了,我要在美麗的月華中,找到妳美麗的影子。妳是我清婉裏的壹株獨秀,是我三生石上的愛戀,是我夢闌裏的狂瀾。

也許,壹切都是那麽的選而易見,在煙雨茫茫的路上,有多少人失去了美好的光華,在悲傷的情路上癡等。可是那又有什麽用呢?既然妳愛上了美麗的她,就不要放棄。要用最美愛的方式對她表示最美的衷心,妳說是吧?也許妳愛過美麗的紅玫瑰,也許妳更愛那美麗的蓮子,但這壹切都是對妳癡情的標榜,人生在世,誰沒有更愛戀的人,除非妳與別人不同。就象我喜歡上了美麗的露珠,我就象在她美麗的夢裏撿到了遺失千年的蓮子壹樣,是那麽的癡愛。就象那蓮子就在我露珠美麗的眉心上,就象在那露珠的心裏種下壹朵白色的蓮子。那是多麽美麗的回憶。就象那壹朵美麗的素凈的蓮花,就開在我美麗的心裏壹樣,在妳的露心中央。

出水若蓮,妳似芙蓉壹樣的美。心在囈念,夢裏在抒寫。就象滲入骨髓裏的文字,在靈魂的豐腴裏,種上妳的美麗。壹紙墨香,壹枚蓮子。我象在幽香的詩夢裏回味。那蓮香的美,象在愛的文字裏描繪,在執手的蓮語裏寫上嫵媚。

壹縷暗香,在夜裏鋪排。水漫露影,荷花迷蕩,就象在清涼的露水裏煮月光。品那美麗幽香,看夜月池塘,夢依,情鏡,出落壹朵夢的漣漪,似幽蓮在夢池裏蕩漾。此生有妳的美麗,足矣。

我多麽想妳就在我的身旁,沒有嘈雜,沒有喧鬧,只有妳那美麗的素心蓮子,款動在我愛妳的荷塘裏,夢境中。我認定妳是我的相逢,是我夢思夜想的皮膚暗沉蓮影。妳最美麗的蓮姿,始終滿溢了我的眼線,我在美麗的夢裏鋪排。

捧壹束素心蓮,賞素雅爛漫。妳是我夢裏的紅顏,透明露珠裏的迷幻。妳的清韻典雅,妳的蓮香萌動,就象在我夢的畫閣裏,春水的漣漪中,夢落心蓮。

夜伴蓮雨下,壹片孤心素蓮,就象壹葉心舟,不知擺渡到蓮開何時,才能駑情抵達愛的彼岸。我象在夜裏仰天長嘆,看繁華月夜,誰知我愛的心酸。那刻骨的銘心,那壹襲美麗的淺眷,叫我怎不思牽綿綿。

醉了的光陰,在癡等。剎那間的花開,叫我心花壹動。世間的塵花,千姿百態,但我最愛的是妳那種。妳是我眼中的唯壹,愛的爛漫,妳是我最任性的壹個小女子,是我最愛戀的人。

妳在露珠裏,在我夢的心中。妳是我的出水若蓮,是我愛的芙蓉中五數學
posted by bardnichole at 18:36| Comment(0) | 日記 | 更新情報をチェックする

広告


この広告は60日以上更新が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がされております。

以下のいずれかの方法で非表示にすることが可能です。

・記事の投稿、編集をおこなう
・マイブログの【設定】 > 【広告設定】 より、「60日間更新が無い場合」 の 「広告を表示しない」にチェックを入れて保存する。


×

この広告は180日以上新しい記事の投稿が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おり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