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0月30日

生活的甜酸苦辣愛恨

3016.jpg
這雪下得真好。10月下旬的晨雪,打在黃的綠的樹葉兒上,打在深綠的草坪上,打在有些疑惑的行人身上。當然,毫不例外地打在我的身上。剛剛在家裏站在陽臺前看著雪的時候,我還特別地從窗口伸出手去撫摸雪花,遺憾地是它一到手上就沒了影子。現在,它們前後左右撲了來,在我身上打出細微的“啪啪”聲,有些還如剛剛到我手上一樣,一觸即融沒了影跡;有些便附在我的衣服上,跟著我走,讓我看它識它清晰的模樣。

它與往常有什麼不同?大約它們也是浮躁趕來的早產兒吧。雪花兒沒有成熟,雪色也就顯得淺淡,雪花兒也便脆弱。是的吧。那年三月在玉門山區遇到一場春雪,可是真正成熟了的雪。那紛擁而下、雪花如席的模樣,那晶瑩如碧、瞬間封路的情景,讓人永遠也忘不了。年初幾場連綿冬雪,洋洋灑灑、積壘映華的場景,以及天天踩在雪地裏“咯吱咯吱”的聲音那種引人回到童年的感覺,也讓人記憶猶新。可是這秋雪,見風見人見土見物就化了的,確實叫我感覺稚嫩了許多。

然而只要是雪便不錯。這是冬的信號吧。如同在春天看見陽畦裏一處露出的綠芽,就在心裏興奮地呼喊春天到了;這10月雪,也讓我在心裏興奮地高叫:冬天來了!冬天,雪,向來就是我的最愛。雖然我的好幾個關節不大歡迎寒冷,但我的心與此背道而馳。如同我經常會在冬季雪地上哼唱“我愛你,塞北的雪”那首歌曲、吟詠“北國風光,千裏冰封”的詩句,拌著雪花打在我身上的頻律節奏,歡快地行走在上下班的路上會一時抵達物是人非的狀態而無法自持,今天這點兒雪也讓我有些興奮莫名。

是雪打綠葉的奇景嗎?這到讓我想起剛剛工作時遇到的那場五月雪,那雪可是老道極了積蓄了好多能量的。有多大有多重不能復述了,但它硬是把樹上剛剛萌生的葉芽兒凍了回去,把已放出的葉片兒全部凍傷!那時候有點兒恨恨的情緒,想這雪真是太惡毒了。改變對雪的看法而對它倍生好感,還是在經歷著越來越熱的高溫季節,經歷過許多個炎熱中蒼蠅蚊子的侵襲攪擾後。當然,在生活的甜酸苦辣愛恨沉浮中,越來越嚮往純潔真摯,鄙視欺詐虛偽,也讓我對與此有相通之處的雪與冬,有了更多的喜愛。

雖說這雪來得倉促簡單、幼稚脆弱,但作為大自然的作品,仍然不失為一場好風景。可以肯定的是,它來必有它的道理。它是趕來看望秋天最後那幅弱水胡楊美侖美奐景致的吧,是跳著節拍來看棉農今年好收成中歡笑容顏的吧;或者它是製造一個驚喜,預告一個季節可能的未來,讓人們更多領略自然給這個世界送來迤邐愉悅或嚴峻考驗的。

細細的秋雪輕輕地粘在身上臉上頭髮上,我和它,它和我,默不作聲。但我知道它,它也知道我。我們,對,就是我們一起走來,迎接一個令人高興的季節,迎接一個純潔與回味的時期,迎接一個讓世界都來收藏積蓄的時令。

好了,今天的雪就下到這兒吧。細細的雪粒兒融進綠葉,融進土地,融進風裏,也融進我的心裏。好美,好快樂的秋雪啊!

今年冬天的第一場雪,就下在秋天,下在草綠樹蔥的好時節。
posted by bardnichole at 15:15| Comment(0) | 新加坡旅遊 | 更新情報をチェックする
この記事への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を書く
コチラをクリックしてください
×

この広告は180日以上新しい記事の投稿が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おります。